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仝宗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北大法学博士,哈佛法学硕士

网易考拉推荐

未名的人与事  

2011-02-21 07: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围脖上的BBS回忆,所以想起这篇没有写完但早已结束的灌水。

 

题记:“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老男孩》歌词

 

未名的人与事(by where)

 

1、

我老了。无论在未名上还是在星星下。

 

恍惚之间我只能回忆了。而我现在所感到的心绪居然如同《情人》开头一段那样颓唐和悲凉。

在热闹的灌水中打发寂寞的时光。回忆是一种好的方式。

 

2、

在未名我出生于2000年1月6日,这是查工具箱得来的。现实中的生日是母亲告诉我的,而未名上的则要靠自己去追寻。这种对于生日的独特的考古方式也许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在bbs上的一切所为都是自由的行动,无论喜欢或忧伤,都要自己去承担。

选择这个id的名称也许只是因为当时的随意,不过也大略可以映见当日的所虑。我自己一直不知道应该到什么地方去。

 

3、

从在未名注册,就很少上来了。据说那时候是个小站,不过事实上也的确是个小站。之所以用“据说”,大概确实在于我那时上得实在太少了,严格来说,在2000年5、6月前我也许没有认真读过未名的一片文章。我这样说时,倒没有任何对未名的不敬,仿佛这里没有一篇值得读的文章。只是因为那时主要上糊涂和水母。

人的行为也许在相当程度上是依赖于习惯的,上bbs也是如此。一个bbs的好坏如果不能说完全没有,那在我看来,至少这样的比较也不应该过分夸大。我们在bbs上和恋人聊天时的潸然泪下也许会比任何一篇深刻的文字都可以让我们爱屋及乌地对这样的bbs产生说不清楚的情感。我们上了,喜欢上了,起初时也许是偶然,然而过后或许就会成为命定的关切。

 

4、

也许是从邱庆枫事件开始,上未名的次数多了起来。


那是一个大讲堂前有烛光和校园里有游行的月份。我现在还记得有一次在办公楼前大家示威,深夜时分那些飘落在潮湿的草地上的树叶。那个晚上,保卫部的把一个参与游行的不是北大的抓走了,我们剩下不多的几个人便保护似的跟到了保卫部,我还和他们理论什么刑事诉讼法的什么程序。然而我们这些学生是他们最不怕的,他们让系里的老师来认领,我低着头没让认出来。

清晨,我们那些人去南门外面的旺福楼吃早点。我们没有互相问名字什么的,似乎大家都有默契,那时候的气氛竟然让我们大家生怕别人会告发的程度。当然,一切也许只是我们这些青年人所臆想出来的。

不过,那时候,我们说回去先要把这件事情发在bbs上。

那时的bbs,倾注了人们多少的希望啊……

 

5、

我要说到人物了。在说到人物之前,我要先请这些被我说到的朋友们多多包涵,倘若我在言语中有所得罪。我知道,我的记忆一定会有错失,甚至我们每个人当然会有偏见。因了如同两片一起飘落而下叶子的命运的偶然,我要企求你们的可能的原谅。

我是在那次邱学妹的事件中知道bambi的,他那时候有一篇文字论述当时的行动和策略的。我是从那时起,才深深理解了所谓“理论对于革命”的重大意义的。后来看毛选时都没有当时体会得强烈。

应该说,那时候我就对bambi怀有敬意了。而到后来慢慢熟识,一方面是因为住一个楼,另一方面是因为上面好多人都提到的那次智囊团和站务之间的冲突事件。

据我的记忆,他没有做过任何斑竹站长,然而他用他的文字和辩论给予我们的,甚至给予一个bbs的,在我看来绝不会比任何一个成功的站长少。

他是我在未名上喜欢的人之一,那也包括他的歌声。

6、

我在看到bambi文章的时候,自己在bbs上发过的文章总数一定不超过50篇。因为我清楚的记得,也许是在那年9月份,我在糊涂三角地为了所谓糊涂的存续问题试图说明其中的法律上的问题的时候,一夜之间灌了我那时认为的好多水,末了看自己的文章数,却还不超过100篇。那时候,lhx,lepton,phy等等现在所谓的著名id在我眼中没有半点概念。我所为之讨论的,只是一个一个的观点,而从未考虑过观点背后究竟是谁在说话。我现在很怀念过去那段自己在bbs的纯真岁月,在对古希腊的无望的遥想中,我已经无法完全做到忽略那些话究竟是谁说的,我
会按照究竟是谁说的来选择自己的讨论方式甚至是批评方式。甚至,我已经无法完全采取某种置身度外的立场了。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hollow在本版前面的签名档让我感动,虽然我认为真诚的关注那些不知名的个体依然是艰难的事情。事实上,正是那些一个一个的无名者为我们贡献了这么多信息和智慧,情感和畅想。在站庆这样一个本质上是为有名者聚会欢呼的时候,尊重他们,想起他们,也许是我们应该做的,也可以做的。

每个所谓的有名者都是从无名者走过来的。

2002年5月9日-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